1
联系我们

邮箱:

手机:

电话:

地址:

利来ag旗舰厅

中国周边赌场现状大调查:花样百出伺机反扑(图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29 01:43点击:

  自从中国警方严厉打击境外赌场招徕中国公民出境参赌的违法犯罪活动以来,境外赌场可谓“损失惨重”,但在设赌带来的巨大利润、以及中国人收入水平不断攀升的诱惑下,一些境外赌场不甘心“一蹶不振”,他们想出雇人诱赌、出海设赌、网络开赌等种种花样,企图死灰复燃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长山、梁书斌发自昆明、哈尔滨在中国南北两大边境地区,中国与缅甸、越南、俄罗斯等国交界处,大部分赌场都已关门,仅存的几家也是赌客稀少,生意冷清,和昔日赌场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这是《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最近调查边境赌场现状时发现的一个共同现象。

  近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赴缅甸掸邦第一特区采访,这里曾是昔日中缅边境有名的赌博“繁荣”之地。

  记者从云南临沧市出发,到边境南伞口岸,几百公里的路途中没见到从临沧机场拉客的出租车。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出租车从临沧机场接上赌客沿这条公路直奔边境。

  从我国南伞口岸出境到掸邦双凤城的沿途,记者看到金城、鸿盛等许多“知名”赌场都已关闭,其他有的关门改建,有的变成金店、宾馆。城内几条街区在赌场兴盛时曾热闹异常,现在街上行人很少,令人感觉十分冷清。

  记者以隐匿身份进入了仍在开张的百胜赌场,看到大厅内摆放着近20个“”的赌台,仅有5个台子前围着人,大概有40人左右,其中有许多看热闹的,真正参赌的人不多。而空闲的赌台前,工作人员正无所事事地随意闲聊。

  赌场的一位姓鲁的工作人员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现在这里生意不行了,基本见不到中国人来赌博,过去赌客的钱是一堆堆地搬来摆在桌子上,十分“豪气”,最近这种景象不见了。

  一位参赌的缅甸当地中年男子说,现在来赌的基本都是缅甸本地人,大家没事就来玩两把,成了生活习惯了,下的赌注也不大。记者看到,赌台上标明最大赌注为1万元人民币,围着的赌客许多人都是手捏着百余元,每次下注10元、20元不等。记者在赌场暗访的半个小时中,最大的赌注只是见到一个男子一次下注1000元。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的一位负责人说,这里赌场多时有20多家,现在也就几家,还时关时开,赌客大多是缅甸当地人,许多在赌场打工的中国人都回国了。

  由香港公司和越方合资在越南芒街市修建的“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自1998年开业以来,参赌人数在高峰期每天可达1000多人,平时维持在600多人,参赌人员大部分是中国游客。但目前该赌场生意惨淡,每日到场的参赌人员只有二三十人。赌场从业人员也减少到十几人。

  记者在中越边境的广西省东兴边防检查站看到,与东兴市一河之隔的在越南芒街市新修建的一家豪华赌场,迟迟未能开张。“像这样的赌场,投资几千万,肯定不甘心,目前在观望,只要一有机会定会开张。”东兴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称。

  在前几年周边赌场“鼎盛”阶段,曾出现过“南北夹击”中国的态势,目前南边——缅甸和越南赌场步入萧条,北边——俄罗斯和朝鲜赌场的日子也不好过。仅就黑龙江省黑河市而言,其对岸的俄罗斯布拉格维申斯克市原有赌场30多家。但是,自2005年我国开展打击赌博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借赴俄旅游之机参与赌博的人员明显减少,20余家赌场因无法经营被迫关闭。目前,布拉格维申斯克市营业的赌场只8家,散布在市区各处,普遍规模较小,条件简陋,大部分只有两三张牌桌。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