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联系我们

邮箱:

手机:

电话:

地址:

利来首页w66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3 13:47点击:

  由于技术原因,暂时只学会了导出xml,再导成mt格式,恰巧搜到fc2可以用mt格式的搬家。因此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落荒而来。途中,有些朋友的评论好像丢失了,抱歉抱歉~而且好像以前的每篇都重复了一次……以后再来改正,先将就着……

  还是上课,依旧是电话无声振动后,听到沙哑的声音,我才知晓刚过去的那个周日虽有准备,仍然无言以对。眼前的投影屏幕变得一片花白,我看见了寒风枯枝,雪满地,霜满天,一盏灯灭。风,吹落了又一片叶。

  元旦晚会,他们的晚会,却感觉自己笑的好假。好久不曾有的冲动,却被眼神的余光中所看到的景象或者是远远听见的那句话瞬间给击破的支离破碎。

  晚会后,还是忐忑不安的以学长的身份为某学弟看看他们的作业。果然,语言表达和理解的层面不对等。老师真的很辛苦。

  进入12月,本以为一切都已好转,都感觉很不错,身体恢复的很好。哪知

  晚上7点。老戴的课还在进行中。忽然电话开始振动,母亲打来的。溜到最后一排,弯腰窝在桌子下面接听。一瞬间眼泪模糊了双眼。外婆走到了她人生的边上。擦掉泪,挨到下课。回到住处,收拾东西,把手上的事情拜托给了朋友。做着第二天回家的准备。

  前段时间,睡觉前翻看了杨绛的《走在人生边上》,后来扔在床头没再过问。临回家前的这晚无法入睡,思绪不停翻涌。靠在床头,又翻起那本书

  外婆是我出生后最先记住的人之一。可现在,又一个我的亲人走在了人生边上。至今,我还记得糖水蛋的味道;记得老屋门前的那对放着草垫坐着很舒服的圆石凳;记得屋檐下一块块泛着陈年水晕的屋檐石;记得屋檐石上的那一排水滴石穿的洞;记得院子对面的那小片斑竹林;记得远处的柑橘园;记得那昏黄的灯光

  一大早公交、城际客车、再公交、再城乡客车。家人的电话不停催促,心急如焚。最后是兵哥开着车反向来拦住慢悠悠的客车,把我接回外婆家

  车上,口渴,抓个橙子,准备削来吃掉。手一抖,小刀光亮一闪,左手小手指感到一丝凉。低头一看,血流如注。忙压住伤口,剧痛开始用指尖传来。过了十多分钟,松开手,血流依旧。仔细一看,伤口很深很长。NND,一个橙子一把刀害得我如此左手大拇指按住小拇指伤口处,右手加上嘴,消灭了那个祸害的橙子。(后来给老陈他们说起这个细节时,他们都愕然,惊叹我居然一手鲜血还能吃橙子。不过后来想来也挺恶心的,只是当时确实是恐怖的冷静。旁边坐着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却都不敢和我对视。想必那时我的眼神让他们看到了野兽一般的残忍血性)等到医院已一个半小时后,外科医生一阵忙碌,算是终于止住了血。注射麻药,清洗伤口,我就一直盯着。医生说,这一刀割断了小指指甲的根部,以后指甲长出来的形状就看造化了,再深一点就割断韧带。见我不害怕,还一层层指点着翻给我看

  手术中,老宗来电话叫吃饭,约到半小时后。老妈也正巧来电话询问情况。镇定自若的答着话,叫母亲别担心,小问题。医生也挺能吹牛的,一边忙活我的伤口还一边说,你也挺适合做外科医生的,除了打了麻药,颇有点刮骨疗毒的架子。我那个汗水不过以前确实差点报了医学。

  刚才接到母亲电话,说,明天是我农历的生日。虽然我一直过的公历生日,但母亲每年都会告知我哪天农历生日,记得当天吃个煮鸡蛋。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