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联系我们

邮箱:

手机:

电话:

地址:

利来首页w66

谁在续写华强北?还是手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01 02:39点击:

  武青所在的飞扬市场是华强北最热闹的二手手机市场之一。1-3楼做电子零部件生意,4楼做苹果二手手机的整机交易,人流量最大、租金最贵。很多采购商往往是直奔4楼看货拿货。

  庞大而冗杂的二手手机产业,正在疫情的催化下,加速进行着产业的标准化、信息化。

  华强北的市场目前大约复工了3/4,部分市场的开市直接推迟到了4月份,一些市场还为商家在华强北900米的中轴线上,搭起了临时的帐篷作为交易场所。

  1平方米的柜台租金达到30万元,而一张商铺申请登记表可以卖出5万元的价格。在华强北1.45平方公里的地盘上,孕育了至少50万个亿万富翁,腾讯、神州电脑等企业都曾在此发芽。

  武青租档口做生意,一晃三四年过去了。他的生意算不上太好,在市场里属于中档水平,平均每天能卖出去二三十台机子,对于单价四五千的高端机型,每台的利润接近100元,而低端机型,一台只能赚30、50元。

  飞扬市场200米开外,是长城市场,主营二手安卓手机,两者是华强北最具代表性的二手手机市场。

  以每台二手机500元的均价估算,手上备五六千台库存,就需要超过250万元。

  在华强北摸爬滚打近20年,郭铭已经在市场有了2家门店,还在写字楼里租了办公室,用来做产品的质检、售后、发货等工作。每月的租金总共在5万元左右,加上20人左右的用工规模,郭铭每个月需要支付的硬性成本就有10多万。

  “对于我们做二手机生意来说,一旦有新机发布、行业调价,就意味着手上的存货全部掉价,这是我们最难的时候。比如1000块钱一台拿过来,缩水到300、500块都有可能,这是硬生生的亏。”郭铭提到,但是疫情带来的影响比任何一次调价都大。

  “我们大约有60-70%的货源来自于回收宝之类的回收平台。”郭铭告诉「电商在线」。

  线下不确定、不可控因素正在催促着商家的在线化,同时,线上的低成本也在吸引着他们。

  以平台为例,疫情以来,闲鱼专门为华强北商户开辟了绿色通道:华强北商户只要凭营业执照,就可以提交入驻申请,审核通过后,会有专门的回收商免费验机,并进行手机分级。在闲鱼线上完成的交易,可免除一年佣金,并且有一定的流量扶持。

  “不管是从经营的整个效率,还是销售的毛利,或者说销售能力、运营能力的持续提升,都是给二手手机行业一个全新的机会,之前是没有的。”熊洲表示。

  武青不寄希望于市场复工能够马上带来流量,最近也开始了线上平台的探索,闲鱼、转转等闲置交易平台都成为研究对象,“除了往线上做一些转型,我现在还想不到别的(自救)办法。疫情期间我们一直在琢磨如何去做线上模式,目前在跟闲鱼联系。”

  郭铭属于那批重新在华强北电子底色上“耕耘”的人。他能感受到行业在发生变化,“原本二手手机行业是没有标准的,现在爱回收、回收宝这些企业的出现,相当于是给了行业一种等级标准,对于货的判断会更加精准。另外,还多了一些规模化的出货渠道。”

  从前,这个行业没有标准,每一个华强北的手机商家都深知这个道理,只能凭借买卖双方达成的共识,但是,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当下是无限接近标准化的时刻。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